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烽火起三国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强攻息城

第四百三十七章 强攻息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息城城外,上万大军将整个息城给围了个水泄不通,在息城城头上的那些守军士卒一个个都是面色苍白,满脸惊恐之色,根本毫无斗志可言。
  息城城内满打满算,也不过两千守军,而且真正能够算得上战斗力的,也不过才一千余人,如何敌得过城外那上万大军!
  在城头上,息城县尉李丰的脸色也是不比那些士卒们好看多少,同样是面色苍白,全然没有当初斩杀杨弘时的张狂模样。用力咽了口口水,看着城外那军容整齐的兵马,李丰那是满脸的怯意,只是左右看了看,见到左右的士卒的目光全都落在自己身上,又是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,扯着嗓子怒喝道:“看什么!看什么!都给我精神点!准备迎敌!迎敌!”
  之前李丰并没有将斩杀杨弘的事情特意去隐瞒,相反的,李丰反倒是肆意宣扬。在李丰看来,自己背后有袁术撑腰,杀了一个杨弘,又算得了什么!也正是因为如此,基本上息城的人都知道,就是因为李丰杀了杨弘,才惹来了这大军压境!
  现在李丰又是这样呼喝他们,令得这些士卒都是心里头极为不爽,若不是李丰平日里威压极重,只怕他们早就直接撂摊子不干了!
  强行压住了左右的士卒,可李丰心里头还是照样害怕,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又是连忙装模作样地挺起了胸口,对左右喝道:“陈大人呢?陈大人在哪?”
  李丰所问的陈大人,自然就是这汝南郡的郡守陈禹!自从李丰杀了杨弘之后,这陈禹就被李丰给彻底架空了,成了李丰摆在明面上的一个傀儡!如今大军压境,李丰也是感觉到自己一个人镇不住场面,这才是想起陈禹来。
  李丰的左右也有不少心腹愿意继续跟随李丰的,听得李丰的喝问,其中一人连忙是上前对李丰行礼说道:“大人!陈大人还在城内的太守府,是不是,是不是要把他请来?”
  “那还用说么!”李丰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声,一张手,喝道:“现在敌人就快要打进城了,他身为这汝南郡守,岂能躲在家里不出来?快!快把他给请过来督战!”
  这个时候你倒是想起他是汝南郡守了?左右的士卒都是不由得暗暗腹诽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张口说出声来。而李丰也懒得理会左右将士们心里怎么想,满脸急躁地再次走到了女墙边,朝着城外张望。
  而此刻,在城外的大军阵前,三名战将骑着高头大马排成一列,这三将不是旁人,正是之前被赵青派去平定鲁国、梁国和沛国三郡的张辽、乐进和于禁三将!
  三将当中,以于禁的资历最老,所以于禁居中,张辽、乐进则分居左右,不过于禁却并没有因此而自傲,对待张辽、乐进也是十分地敬重。抬头看了眼前方城头,于禁随即笑着说道:“这息城的守军如此,看来今日我们就应该能够攻克息城了!”
  “哼!就这点本事,也敢与主公为敌?简直不自量力!”乐进冷冷哼了一声,脸上满是杀意。李丰斩杀杨弘的事情也是传扬了出去,他们自然也知道了事情经过,对于李丰竟敢与赵青为敌,乐进也是十分不满!
  张辽则是呵呵一笑,对乐进说道:“真正与主公为敌的,是那远在汝阳的袁术!这李丰不过是袁术手下的一条走狗罢了!”
  虽然张辽这么解释了,但乐进还是满脸的不爽,扭过头对于禁说道:“于将军!待会就让我领兵率先攻城!我一定要亲手斩下李丰那厮的首级!为主公出气!”
  三将之中,以于禁为首,凡事自然是要以于禁发号施令。不过于禁也清楚,左右两边的张辽、乐进,能力都不输于自己,所以于禁倒也没有摆什么架子,而是笑着点头说道:“既然乐将军有这样的想法,那自然没问题!待会可就让乐将军当这先锋了!”
  “好!”见到于禁答应了,乐进更是斗志昂扬,一把将手中长枪提到了胸前,喝了一声,便是做好了准备,随时就要领兵冲杀上前!
  “乐将军且慢!”就在这时,张辽却是突然喊了一声,止住了随时准备发动攻势的乐进。
  “张将军?你这是……”被张辽这么一喊,乐进也是愣了一下,扭过头一看,还以为张辽是要和自己争这先锋,脸上也是有些不快,但也没有直接发脾气。
  见到乐进误会了,张辽也是笑了起来,连忙是摆了摆手,随即说道:“于将军既然答应了这先锋给乐将军,我又岂敢来争!只不过嘛,在乐将军动手之前,我先用上一计!”
  说完,张辽便是笑着点了点头,抖了抖缰绳,便是纵马上前。等张辽再次转过头望向前方城头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已经是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阴冷。
  遥望前方城头,张辽冷哼了一声,张口就是喝道:“我等奉豫州牧赵大人之命,特来讨伐逆贼!逆贼李丰,杀害朝廷命官,意图谋反,其罪当诛!尔等皆是朝廷兵马,为何要协助贼逆?还不速速弃械投降!为时未晚!倘若执迷不悟,则当与逆贼李丰同罪!”
  “哗啊——!”
  张辽的喊声在息城城头上响起,那城头上的守军将士们听了都是惊疑不定,一片哗然。之前他们只是知道这城外的兵马是因为李丰杀害了杨弘而惹来了,却没想到后果竟是如此严重!
  谋反啊!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!这息城的守军将士们,除了少部分是李丰的死党之外,其他大部分那可都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官兵!他们如何肯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叛贼?一时间,城头上不少的将士们都是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兵器,面面相觑,脸上都是犹豫之色,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打这一仗!
  而城头上的李丰则是一脸的气急败坏,一张脸都已经变得五官扭曲起来,跳起脚就是喊道:“不要听他的!不要听他的!都是胡言!都是胡言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